返回首頁 新能源

孫玉才:推進清潔能源發展 改變能源消費結構

時間:2014-01-15

黨的十八大提出“努力建設美麗中國”的暢想,以及“著力推進綠色發展、循環發展、低碳發展”,“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支持節能低碳產業和清潔能源、可再生能源發展”等重大部署,為進一步推進能源方式轉變指明了方向,也對清潔能源發展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一般說來,狹義的清潔能源是指在能源利用過程中全生命周期無碳或微碳排放的非化石能源,主要包括核能以及水能、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生物質能、海潮能等可再生能源。顯然,堅定不移地推進清潔能源健康發展,是逐步改變傳統能源消費結構,減小對能源進口的依賴度,提高能源安全性,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有效保護生態環境,促進社會經濟又好又快發展的必然要求。

清潔能源發展的成效

我國“十五”期間就製定並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再生能源法》,重點發展太陽能光熱利用、風力發電、生物質能高效利用和地熱能的利用等。“十一五”及“十二五”中期,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國清潔能源產業更是實現了快速發展,取得了驕人的成績。

清潔能源發電規模有了穩步增長。截至2012年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達到11.45億千瓦,其中水電總裝機超過2.4億千瓦,年發電量超過8641億千瓦時,均居世界第一位;我國並網風電由2006年前的200萬千瓦快速增長到2012年底的6083萬千瓦以上,成為世界第一風電大國,僅用6年時間走過了歐美國家15年的曆程;我國太陽能發電、光伏發電裝機增長強勁,規模化應用的格局逐步形成,裝機規模達到328萬千瓦,同比增長200%;同時,已投運核電裝機1257萬千瓦,在建核電機組規模占世界在建規模的40%以上;此外,地熱發電、生物質發電也有了新的發展。

清潔能源產業政策扶持力度加大。“十一五”以來,從中央到地方,出台了一係列政策推動中國清潔能源產業發展。例如,自2006年頒布實施《可再生能源法》之後,相繼出台《可再生能源發電價格和費用分攤管理試行辦法》、《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收入調配暫行辦法》、《關於完善風力發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最近國家能源局又出台了《光伏發電運營監管暫行辦法》等一係列配套規定,完善了電網企業和發電企業之間的電價補貼關係,對促進清潔能源產業持續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指導和推動作用。《可再生能源法》規定,電網企業按中標價格收購風電、太陽能發電等可再生能源,超出火電上網標杆價格部分,附加在銷售電價中分攤,且其補貼標準連續幾次得到了提高。除對清潔能源發電進行大力補貼之外,國家對清潔能源上網電價也給予優惠政策,使清潔能源產業呈現蓬勃發展之勢。

清潔能源產業技術不斷實現升級。近年來,我國清潔能源利用技術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在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的基礎上,自主研發能力持續提高,在光伏電池製造、太陽能電池封裝材料、風電裝備製造以及風電零部件製造等領域湧現出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新技術。例如,2012年7月,我國自主研發的單機功率最大的6兆瓦海上風電機組正式下線,代表了我國大型風力發電機組製造技術的最新水平,標誌著我國已經突破低電壓穿越和零電壓穿越等風電設備製造的國際核心技術。在水電領域,我國不僅在壩工建設的數量規模上,在技術難度和技術創新等方麵都已進入世界先進行列,實現30多台單機容量70萬千瓦的三峽、龍灘等機組順利投產後,2012年11月,我國自主製造的世界最大水輪機組———單機容量80萬千瓦的向家壩水電站7號機組正式投運,標誌著我國大型水電機組的製造能力和水平也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我國第三代核電發展已呈現出新格局、新態勢,基本具備了標準化、批量化、自主化發展的條件。不僅將為我國大規模提供安全經濟便利的清潔能源,也將同步帶動我國裝備製造產業、冶金、材料、電子、資訊領域的技術創新與產業升級。

清潔能源產業市場製度逐漸完善。“十一五”以來,我國清潔能源產業市場製度逐漸得到了完善。例如,風電特許權政策的推行,改變了我國以往風電建設的模式,促進了中國風電市場發展。在實施風電特許權項目的短短幾年中,我國新增的風電裝機容量年增長量連續5年超過100%。與此同時,2009年3月,財政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聯合頒布實施了《太陽能光電建築應用財政補助資金管理暫行辦法》和《關於加快推進太陽能光電建築應用的實施意見》,大力實施了中國“太陽能屋頂計劃”。同年4月,財政部、科技部和國家能源局聯合頒布實施《金太陽示範工程財政補助資金管理暫行辦法》,對並網光伏及獨立光伏項目、光伏發電關鍵技術產業化及基礎能力建設行業進行全麵的扶持,有效激發了中國光伏市場的增長潛力。特別是,國家發展改革委於2011年11月正式啟動碳交易試點,批準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湖北、廣東及深圳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從2013年6月開始,深圳、上海、北京已經陸續啟動碳排放權交易,2013年年底前,天津和廣東的碳交易市場也將上線,必將進一步推進清潔能源市場發展。

清潔能源發展的障礙

近年來,我國在水能、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和核能幾大核心領域進展十分迅猛,多項指標已經跨入世界前列,但同時我國清潔能源產業發展也麵臨著一係列重大問題。

認識水平較低,社會動員程度不夠。發展清潔能源需要全體國民統一認識、統一行動,進一步落實《可再生能源法》所確定的各項政策,創造良好的環境來加快清潔能源產業的健康發展。在歐洲,居民已經把使用清潔、可再生能源當作了每個人必須身體力行的事,這已經深深植根在國民的日常生活裏。在中國不僅有很多人仍沉醉在傳統能源帶來的方便快捷中,而且在個別地區和一小部分人中往往從個人或局部利益出發,對水電、核電的開發存在各種異議和抵觸,沒能完全清醒認識到清潔能源對整個國家民族發展的重要性。顯然,隻有每個人真正認識到了清潔能源的重大意義,自覺地支持清潔能源發展並逐漸養成堅持使用清潔能源的習慣,一個國家才有可能真正實現清潔能源的長足發展。

核心技術缺乏,自主研發能力薄弱。我國對清潔能源的核心技術並未完全掌握,關鍵部件仍然依賴進口。比如,對風電新機型開發能力不足,控製係統、關鍵軸承等主要依靠進口,兆瓦級風電機組的國產化率不到30%;在太陽能矽原料的製造環節,發達國家提純1千克多晶矽所需的費用約為20美元,我國企業的平均成本是50~60美元,而且,因為缺少先進的提純技術還會產生二次汙染。清潔能源汽車的核心技術研發現狀也不樂觀。我國清潔能源產業的科研力量相對薄弱,多數分散在大學等研究機構中,缺乏領軍型的創新平台開展共性技術的研發。

開發成本偏高,市場發育進程緩慢。與常規能源成熟的技術和龐大的市場規模相比,清潔能源的開發利用成本普遍偏高。以發電技術為例,如果燃煤發電成本為1,則小水電的發電成本大約為1.2,生物質(沼氣)發電為1.5,風力發電為2.3,光伏發電為4。高昂的成本是阻礙清潔能源市場化和商用化的直接原因。以光伏發電為例,我國的光伏電池產量占據全球市場三分之一的份額,但卻有近90%是銷往國外的,在國內形成不了完整的產業鏈。光伏電池產業化程度低,導致了光伏發電的高成本,沒有了成本優勢,缺乏經濟效益,自然很難吸引更多投資者。再如,在水電開發方麵,其開發步伐正在逐漸西移,項目多位於偏遠地區、少數民族地區,施工難度大、外送距離長,征地、移民、環保等方麵支出占投資總成本的比重不斷攀升,而且項目專項審批核準越來越難,導致投資成本越來越高,開發難度越來越大。

政策法規滯後,產業發展亟待規範。2006年我國出台了《可再生能源法》,2009年底又進行了修正,法律對清潔能源用電成本高、市場需求薄弱、產能過剩、缺乏規模效益等問題提出了具體措施,但這些法規的提出已明顯滯後。與此同時,清潔能源產業的資源評價、技術標準、產品檢測和認證體係均不完善,沒有形成完備的技術服務體係。

尤其是風電和光伏等發電設備的技術標準匱乏,強製性檢測和認證製度尚未建立,企業缺少技術準入門檻。這些都會導致資源分散,生產不連續,進而影響產業化規模。比如,太陽能企業因缺少市場準入標準而導致商家一哄而上,低價無序競爭,以犧牲產品質量和可靠性獲得市場。再如,我國風電場的裝機容量遠未達到產業規模,生產企業多為單兵作戰,導致生產局麵和市場秩序的混亂。特別是目前清潔能源產業在全國範圍內盲目跟風、重複建設的現象已經顯現。例如,我國現已有18個省區提出要打造新能源基地,上百個城市提出把新能源作為經濟增長點,個別省區甚至雄心勃勃地推出了打造上萬億元的新能源產業規劃。這些情況都一再提醒AG手機客戶端,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重蹈無序發展的覆轍。

清潔能源發展的對策

在進入“十二五”發展規劃後,中國進一步確定了經濟發展要轉變方式、調整結構的路線。同時,能源發展也麵臨著應對氣候變化和環境汙染加重的嚴重挑戰,更大的壓力對中國清潔能源發展提出了更高的期望和要求。

充分認識清潔能源的重要性。目前,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形成了煤炭、石油、天然氣以及清潔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全麵發展的能源供應體係。但是,中國能源資源稟賦不高,能源人均擁有量較低,消費總量增長過快,化石能源大規模開發利用對生態環境造成影響等問題十分突出。中國政府向世界莊嚴承諾:到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達到15%左右。在能源和環境對發展約束越來越大的背景下,既要保持經濟適度增長,改善民生,增加就業,又要減排溫室氣體,保護生態環境,實現能源、社會、環境的協調和可持續發展。因此,發展清潔能源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的共同選擇。需要指出的是,水能在可再生能源中開發技術最成熟,開發經驗最豐富,發電成本最低,而且我國水能資源儲備居世界第一,可開發潛力巨大,“優先開發水電”符合國家的能源發展戰略,有利於進一步改善我國的能源結構,實現2020年節能減排和非化石能源發展目標的承諾。

有效破解清潔能源發電並網瓶頸。要加大電網建設投入,與新能源建設相匹配,積極推進包括特高壓在內的電網建設,努力提高電網輸電能力,實現最快捷、最經濟、最有效的能源輸送。要加快推進智能電網、儲能等技術研究,全麵提升電網的安全性、經濟性、適應性和互動性,適應低碳清潔能源大規模接入的要求,促進資源優化配置和節能減排。特別是,要注重解決電源與電網同步配套問題,保證項目有效益,送得出,落得下;要處理好清潔能源發展與傳統能源高效利用的關係,要與產業結構調整相結合,鼓勵因地因網製宜發展分布式、就地消納的清潔能源。

大力推動清潔能源產業技術進步。清潔能源發展關鍵在核心技術。目前,清潔能源的許多核心技術AG手機客戶端還沒有完全掌握,有一些關鍵設備仍然依賴進口。政府要完善清潔能源領域的科技創新體製,大力推動基礎科研和核心技術攻關,加大科研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加強檢測、認證等技術服務。電力行業要圍繞大電網控製技術、光熱發電技術、大容量儲能技術等前瞻性、基礎性、關鍵性技術開展攻關,爭取在核心技術研發和關鍵設備製造方麵取得領先優勢。由於前沿技術研發和示範工程建設投入大、風險高,政府應在財政、稅收、電價、科研投入等方麵製定相關政策,支持能源企業開展IGCC、高溫氣冷堆、波浪能、頁岩氣等前沿技術研究。同時,還應建立國家級權威的低碳清潔能源發電設備檢測認證機構,更加注重參與國際標準製定,提高我國企業參與低碳清潔能源領域全球競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不斷強化清潔能源行業規範管理。要充分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切實將清潔能源作為新興戰略產業,研究出台有利於加快清潔能源項目開發的有關政策,優化清潔能源等項目前期審批流程,縮短開發周期。要科學編製清潔能源發展規劃,不斷完善政策配套措施,促進清潔能源全產業鏈的協調發展。

特別是,要進一步深化電價改革,建立有利於低碳清潔能源發展的上網電價形成機製,不斷推進全國碳交易市場建設,進一步完善促進清潔能源發展的價格、財稅政策,加大補貼力度,並提高補貼覆蓋麵和到位率。此外,要充分發揮行業協會的功能,加快清潔能源行業準入、技術標準、檢測標準等標準體係的建設和完善,著力為清潔能源產業健康發展提供有力保障和服務。

     中國電力報2014-01-07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3-2017 北京AG手機客戶端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745號

为什么每个平台都有AG AG注册开户 亚游平台和AG真人 试玩AG AGapp客户端二维码 AG正网网址 AG娱乐客户端